某一天早上,我睡眼惺忪地出門,騎上機車,機車的里程數顯示著「49899」公里。而那天回家的時候,機車的里程數顯示的數字變成了「49964」。

  那天,是我準備去製版廠做最後確認並且發廠印刷的日子,沒錯,是JT老師接下來的兩本書《經方本草助讀》與《五臟與情志》的印刷工作。這次製版廠意外地出現許多錯誤,本來很簡單的設計變成一場惡夢,之前《調陰陽》的印刷速度簡直快到我沒時間反應,我本來說還想去印刷廠看封面顏色,結果打電話一問,已經在裝訂廠準備上車送到我家了。完全就是追不到汽車的狗一樣,在車後面大聲吠著。

  這次《五臟與情志》的封面設計,基本上和《調陰陽》差不多,顏色變了而已,結果製版廠先出了一份給業主校對用的噴墨稿出來的時候,簡直就是完全搞錯門牌號碼的郵差一樣,老師看到以一種非常嚴厲的眼神跟我講解這份噴墨稿錯在哪邊,請我拿回去跟他們說。我看清楚問題所在之後,也很納悶怎麼會出現這種錯誤。回製版廠回報了這些問題以後,發現原來這次幫我們做版的工作人員跟上次《調陰陽》的工作人員不一樣,可是看他熟練的操作電腦中的軟體,我也很難相信看似老手的這位工作人員能夠犯下這些錯誤。不過既然回報了錯誤,他們也說會幫我修正,我也就等著製版廠修正完畢之後,我再跑過去看輸出的檔案。

  隔天,是我的一個星期中的休假日,我一樣早上就跑製版廠,看看我最關心的《五臟與情志》修正得怎麼樣了。很好,大部分問題都修正到正確的位置了,只不過還有一個地方依然沒有修正過來,我跟製版廠的老闆指出這個問題之後,老闆也了解我需要的設計,也答應了我會改正這個錯誤,然後我就安心離去,等著再隔天早上去印刷廠對封面墨色這個事情而已。這時候心裡輕鬆不少,因為剩下的工作沒幾項了,只要等著書印出來就好。

  再隔天,我七點起床,洗了個澡,早早就到了印刷廠(真的是很早到,印刷廠附近的公司很多都還沒開始上班)。先進去跟老闆打了個招呼,老闆還很驚訝我怎麼這麼早到,東西都還沒送到我人就到了,我只好在外面抽煙等著。開始調墨色了,我一臉好奇地在師傅跟機器附近轉來轉去,全部都是我的第一次,第一次看到油墨的罐子,第一次看到調墨師傅,第一次看到龐大的印刷機,我簡直像是進到百貨公司玩具部的陳助教(沒錯,到了這個歲數了,我到百貨公司的玩具部還是會很開心)一樣開心地不得了。師傅調得差不多了,就上機印幾張給我看看,再來調調深淺,調調濃淡。我手癢看到旁邊放著的放大鏡,那是一個有座,工廠人員拿來看網點印得準不準確或是油墨的狀況的工具,拿起來往印出來的試作品上一放,順便跟色票的顏色一起對一下,確認顏色。

  確認了好幾張之後,好,差不多,這張紙的這個顏色可以,我跟師傅們這麼說。然後我再拿起放大鏡看看封面「五臟與情志」這幾個字,一看,馬上髒話脫口而出(真是對不起),連身旁兩台正在運轉中的印刷機的噪音也擋不住我的音量,另一台機器的師傅趕快過來問我怎麼了,連老闆都聽到我的咒罵趕緊趕過來。我說,這個地方應該是怎麼怎麼樣,結果製版廠根本沒幫我修正就把版丟過來,這怎麼可以?老闆一看,的確像我說的一樣,有個錯誤。印刷廠老闆馬上打電話給製版廠的老闆然後轉給我,我跟製版廠的老闆說到這個地方存在的問題,製版廠的老闆也知道這個之前的確存在而且應該修正完畢的問題,他也一頭霧水。所以三方商量的解果,只好等星期一製版廠修正問題然後送來正確的版之後,才能開機繼續印刷。而經過這些事情之後,當我回到家,機車的里程數顯示已經破「50000」大關了。

  總結來說,星期一我還得先跑製版廠確認問題已經解決之後,然後再跑印刷廠。這次我的屁股沒歪,不過我覺得為了犒賞我勞苦功高的機車,避震器很可能得幫它換組新品。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當兵中的小黃助教放假了打電話給我,說他在裡面發燒,自己的中藥沒帶夠,少了幾種,結果軍方送他出去住院,在醫院住了四天半。

  好事可不可以像宅急便一樣直接送到我家門口,不要多磨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gara 的頭像
wagara

和柄怪人

waga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