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咪網的站長聽說我在24小時內得了厥陰病又自己治好,星期天的晚上她很好奇地想問我過程,我笑笑地說「雖然說是將近24小時的事情,其實三分鐘就講完了。」因為我們晚點要一起吃飯,所以我說飯桌上再跟你說。

  然後吃飯的時候,因為搶菜、搶肉跟搶飲料(不是搶錢、搶糧、搶女人喔),所以這事情一直沒浮上我的腦袋,我稍微吃飽些的時候,就跟阿咪網站長講起我那天的經過。

  「真的三分鐘就講完了。」我開頭還是加上這一句。
  「那天中午吃飯,我吃到一半就不想繼續吃下去,明明飢餓感告訴我才五分飽,可是身體有種『不想再繼續吃下去了!』的奇怪感覺。可是除了這個之外,也沒什麼其它特殊的感覺,所以中餐也就吃了一半。到了晚餐,也發生同樣的事情,我才覺得這該不會是厥陰病的『飢而不欲食』的狀況吧?然後回家吃了『烏梅丸』,五分鐘之內就跑去廁所吐了。吐完之後舒服些,想早點上床睡覺,結果在棉被裡面冷得發抖,穿了冬天睡覺用的長褲也還是雙腳冰冷,還加上關節的酸痛。因為我脖子後面有點不對勁,所以我吃了『葛根湯』與『麻黃湯』之後躺回被窩,沒多久腳暖起來了,雖然沒發汗,但是關節漸漸不痛了,我也就睡了。到了半夜我夢到我自己躺在淺淺的水中,然後一睜開眼睛,發覺全身一層汗,用手一摸會在手掌上積水的那樣。然後隔天早上起來就好了,也可以正常上班打工了。」

  就這樣說完了,上面的那段用唸的也不用三分鐘吧。所以老師罵過我說我不會寫醫案,我也很開心地承認這點。(最近他罵我喜歡在他面前裝可憐博取同情,我也非常開心地承認,他看出來真是太好了。)

  阿咪網站長又更詳盡地問我「那個不想吃是心理的不想吃還是生理的不想吃?」

  我心裡面想,不愧是阿咪網站長,這點都問到,「是生理的不想吃,我中餐吃大戶屋,晚餐吃福勝亭耶,大戶屋耶,我怎麼可能不想吃?花了錢才吃一半,剩下一堆好飯好菜,心裡很幹耶。」

  阿咪網站長大笑。然後我們又繼續搶菜、搶肉跟搶飲料。


  因為當天吃飯有個坐在我右邊的人吃肉的狠勁有點讓我嚇到失神,所以內容可能和當天跟阿咪網站長所講的有些差異,還請阿咪網站長見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gara 的頭像
wagara

和柄怪人

waga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