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快下班的時候,有個長輩(我私底下要暱稱她婆婆)說他作了菜,筍乾燒肉跟燻魚,問說要不要下班的時候包個便當讓我當晚餐?這這這...平白無故收人便當,這怎麼好意思,而且我下班之後有事情,也不方便去拿便當,雖然那位婆婆離我打工的地方很近,不過我一下班就得騎車往別的地方衝,所以當然很惶恐地推辭掉。

 

 

  婆婆一向都是很任性的,快下班的前一個小時左右,有個女人衝進我打工的地方,伸手擺了個一般在電影中看老外吃外帶中國菜用的那種正方形底稍微高一點的紙盒,還附了筷子跟一張紙巾,然後就馬上跑出去,我探頭起來看,只看到婆婆露著「Yes!」的勝利笑容離開,我滿心歡喜兼不好意思地把「便當」收下來。

 

  媽呀,便當裡面燻魚的味道竟然鑽進我當天應該是鼻塞的鼻子裡面,香味實在很用力地挑動我的飢餓感,可是我手邊的事情還沒做完,也不好意思在打工的地方馬上開盒大快朵頤。一個小時之後,終於忍到下班。拿著便當躲到後面停車場的角落找了個地方坐著。筍乾燒肉,大塊大塊的豬三層肉,豬皮已經滷得變色,連豬油最豐富的地方也微微染上顏色。燻魚,散發出的香味更是不可小看,嚐起來的味道是標準外省口味,有點甜但是不膩。因為我是個混血小孩,老媽那邊是外省人,老爸這邊是本省人,所以我從小就與外省菜、本省菜搞曖昧,腳跨兩條船,大搞三角關係。好熟悉的燻魚,不知道幾年沒吃到這口味了。婆婆說今天的菜是在南門市場買的,果然沒錯,小時後去南門市場幫媽媽提菜的時候就是這味道充斥著南門市場。

 

  拿起免洗筷,撥開筍乾燒肉與燻魚,下面是因為豬油而油亮亮的白米飯,很美,顆粒更是分明,保存了便當的熱度。趕快先吃口魚,配了兩大口白米飯;接下來當然是筍乾與豬肉,也是很棒,豬三層肉的那個瘦肉與肥肉的組合,更是吃飯時候的一大樂趣。雖然很多人討厭吃肥肉,但是對於喜歡吃的我來說,咬下去的那種口感實在是從小就非常喜歡的一種吃飯樂趣,像似微微抵擋你牙齒的咬和,但是又很輕易地讓你用牙齒切開,油花從齒間迸開,很過癮,尤其是配上兩口白米飯,有一種特有的庶民感,很舒服。

 

  燻魚,美味到我連比較細的魚骨頭都想辦法咬碎吞下去,因為燻到連魚骨都有味道滲進去,比較大的骨頭我甚至咬了放下、又夾起來咬了放下才確定那塊魚骨頭我咬不動,用那個味道又狠狠配了兩口白米飯,我才把大塊的魚骨頭很不捨得地丟到一旁去。

 

  說是這樣一口氣說了一串,實際上便當我也不過吃了不到五分鐘,因為實在餓了,實在好吃,吃完了時候我還「呼啊」地大呼過癮。

 

  這兩天我一直在想,我自己一個人住,所以長期在外面吃飯,很少在家裡面吃,好久好久沒有這種被香味吸引到強烈的飢餓感出現的狀況,我平常外食的狀況,是不是真的太差了?我有多久沒有坐下來好好吃一頓美味的東西,是經由作菜的人細心調理出來的菜餚?不加什麼人工調味料,吃完之後不會讓你有身體上的負擔,消化速度也快,甚至吃飽飯精神更好的菜餚?

 

  我那天的便當,說大不大,不過畢竟是比我平常的量要小一些,但是吃完之後,身體感覺非常舒服,消化速度也快,到了晚上九點,胃已經空了,但是一點也不餓,好像身體說「晚餐吃的真好,夠了夠了,宵夜不用了。」

 

  謝謝婆婆,那天的便當很美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gara 的頭像
wagara

和柄怪人

waga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