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本週六、日(2010/01/16、2010/01/17)因為老師生病了,所以緊急停課一周。

   大概是因為這麼冷,所以我週遭的人一個一個都感冒了,包括我自己還有老師。老師生病的來由,他很希望我把他寫出來,我本來覺得不大好,不過老師總是讚賞我的毒舌,跟我通電話的時候拖著病體,以微弱的聲音堅持要我寫,你說這拒絕了還是人嗎?(其實是要公告停課事項啦)

 

 

  老師上星期五跟他爸爸去看他爸爸的新家,我是不知道是個如何的房子啦,不過老師好像不是很喜歡。有上過課的同學或許會記得,老師說過他爸爸是個很不捨得丟東西的有錢人,非常環保、符合現在節能減碳的好好先生一個,不過實際上是個明明就已經是垃圾的東西不捨得丟、再大的房子也只是個光鮮亮麗的垃圾回收場的老爸。老師跟他爸爸去看新房子,好像是聽說了他的爸爸要把以前房子的一堆已經用不到的舊東西搬去新的家裡面放,然後就有點不舒服。加上我星期六下了課跟老師吃飯,覺得這個人已經呈現呆滯狀態,並且有點發燒,他才了解生的病有點厲害。

   原來他老爸的威力這麼大,我當下是這樣感覺到的。難怪《星際大戰》中黑武士對天行者路克說「我是你爸爸(I'm your father)」這句話的時候,路克受到的打擊這麼大,聽說當年美國戲院的觀眾每個都跟著路克大喊「NO!」呢,嗯嗯。

   我是借住在老師的老家,也就是老師爸爸的「倉庫」,當年搬來的時候裡面有非常多非常多的家具跟物品,老師跟我還有另一個房客已經清掉一大堆,現在勉強才能夠有空間住人。星期三的時候,老師的爸爸到這個「倉庫」來視察,我作為房客的,當然是要全程作陪。本來以為是因為我們即將要搬出這間房子,所以老師的爸爸來看看,沒想到他已經開始視察這間房子所剩下的「垃圾」有哪些是他該要搬到新房子去的。

   我差點沒昏倒。

   有個桌子,是由一個大圓形桌面和一個十字型的桌腳所構成,不過桌腳因為堆放的倉庫在去年初的時候已經塌掉了,所以那個桌腳也因為一年多的風吹日曬而變形、吸水膨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大概是不能使用的狀態。老師的爸爸還很寶貝地反覆檢視,看是不是有修復的機會。我在這邊差點昏倒一次。

   在房子深處有個小倉庫,裡面堆著一般人會稱作垃圾的東西,我之前清出一些空間拿來放《五臟與情志》與《經方本草助讀.第一冊》的庫存。也許就是因為我這一大堆書,所以老師的爸爸沒有辦法進入到那個小倉庫去觀察到底還有甚麼東西他可以搬回去「佈置(白話一點叫作塞滿)」他的新房子。因為進不去而放棄搜索小倉庫的老師爸爸出來後看到他以前的獎牌,那是兩個用小玻璃櫃子裝起來,銀色的盤子,上面刻著是誰送的,送給誰。如果去西門町那附近的贈獎用品店,你要多少有多少,甚至花點小錢你要刻說是貓王送給你的都可以的那種獎盤。看老師爸爸拿起來端詳的樣子,沒錯,他打算拿回新家裝飾。不過這我沒甚麼意見,除了或許有些回憶之外,如果那種盤子是純銀的,搞不好還可以拿來試毒,不過我跟老師都沒有被下毒的疑慮,而且每天吃那些中藥也不能說不是毒藥,所以我們一直沒拿來當餐盤。

   然後老師的爸爸走上二樓的房間,再看看,然後轉身問我「我以前有張原木的桌子,配著四張椅子,你知不知道在哪?」我歪著頭想想,露出疑惑的表情。老師爸爸還隨手指了本發黃的書的內頁說「大概就是這個顏色的,那是一套的,一張桌子、四張橢圓形的椅子。」我想了想,帶老師爸爸下去樓下廁所前面的空間,指了指一張我們長期放置不用的桌子,「伯伯,是那張嗎?」老師爸爸很開心地說「對對對,就是這張,不過還有四張椅子呢?」他轉身又回到小倉庫中發現了那張椅子,如果我書沒擺那邊,他肯定會把那張椅子先給抽出來。那張桌子跟配對的椅子是因為實在很難用所以才會被我們堆到現在的地方。桌子方面,桌腳的構造實在太複雜了,導致使用桌子的人很難把腳在桌下找到個舒服的位置;然後椅子方面,那椅子會晃,然後使用到後來會散。除了劈了當柴燒,然後把製作者挖出來鞭屍之外,我很難想像這組桌椅對我的人生意義在哪邊。但是看起來老師的爸爸還是要拿回去「佈置」新家,第二次差點昏倒。

   然後走廊上放著那個配對著已經因為風吹雨淋而爛掉的桌腳的圓形大桌面。老師的爸爸還很不捨得地看著大圓桌面,還說應該可以改一改然後放在哪個桌腳上。其實我老家也有一個這種大圓桌面,一年中只有過年一家人吃團圓飯桌子不夠大的時候才會搬出來,非常地不經濟也佔空間的東西,不過我老家有六七十坪大,我也不能說我老家的那張大圓桌面佔空間。不過如果這張圓桌面送給專門辦「辦桌」的公司,我想他們有九成的機率會說不要,因為太重了。劈去當柴燒搞不好不錯,所以是我的話我會去買把柴刀來練刀法。

   然後老師的爸爸要離開之前很好心地要幫我介紹房子,說是有間16坪左右的房子,租金大概是一萬一,兩個人住的話很不錯。可是我說我現在的室友加上我可能有三個,老師的爸爸很開心地說「那更好啊,這樣三個人攤一攤,平均一個人才三千多塊而已。你把那邊大一點的房間隔一下,就像你房間一樣的隔法就可以啦!」在這裡解說一下,我的房間的隔法是用塊很大很大的布,把走廊跟我的房間隔開。那是因為旁邊不會有人長時間居住,只是暫時通過而已,我才這樣搞。老師爸爸獨自的創意真是另人耳目一新,簡直就像是跟我講以後可以以露營的方式長期居住呢。我得盡力忍笑免得連尿都滴出來。

   送走老師的爸爸之後我就打電話給老師,除了報告今天的事情,我還說了「我非常能夠理解你當初跟我講你爸的事情的時候為什麼那麼憤怒,我想是我爸的話我也會有一樣的憤怒感。」其實如果是我爸的話我應該會很直接地微笑著叫他去死一死吧。新房子拿來堆垃圾,到底老師的爸爸是賺了多少錢才能夠作出這等奢華的事情?我不大想花力氣去想像,我要把力氣拿來找以後要居住的房子,要找一戶不用布作隔間的房子。

   所以,上面一大串是我的經歷,我不知道老師跟他爸爸去看房子的時候經歷了什麼,不過老師病倒了,所以周六、周日停課一次,不過同學們有空就來聊聊天吧,或是你家有便宜的房子可以租給我的話,還請您告訴我一聲,非常非常地感謝您。對了,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是水泥隔間的房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gara 的頭像
wagara

和柄怪人

waga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