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武藏小金井車站走到這入口、看到了「江戶東京建築園」的招牌,大概花了我們半個小時,然後大概又花了幾分鐘(扣掉拍放在公園中的火車頭的時間)找到了園區的入口處。其實園區的入口很好找,一路上都有路牌詳細解釋。到了入口處,和一群應該是校外教學的小學生一起進去園區。入園的門票,成人是400日幣,買了之後順便也拿了園區地圖之後就進去。我和學弟開始拿著地圖規劃最有效的路線,看著眼前建物與建物間的距離再對照地圖來看,我們現在才意識到可能我們有點錯估這園區的大小。

 

DSC01088_fixed  

進公園後,路上也有路牌引導你往建築園前進。

 

koganei_train  

擺在公園的火車。

 

DSC01096_fixed  

這是入口處,這棟建築也是建築園中的建物之一,被拿來當作事務中心使用。

 

DSC01097_fixed  

只要花1500圓日幣就可以辦理一年無限次數暢遊的入園護照,而且馬上就可以領取,成人的話進去四次就回本了。

 

DSC01289_fixed  

這是一個自助發電的解說機。先轉下面的圓盤20圈,然後按鈕選擇你要聽的解說以及語言版本,就會開始播放了。我?我當然是轉過啦。

 

DSC01098_fixed  

因為園內大部份建築物都要脫鞋之後才可以進入,怕鞋子被偷或是被穿錯的人可以在這裡拿塑膠袋裝鞋,出園的時候再把塑膠袋放在前面的透明箱子回收就好。

 

DSC01099_fixed  

進園買票的時候會給你一張攝影的注意事項,有些地方不可以照相,有些地方不可以使用腳架。附帶一提,那隻拿著票跟注意事項的是我的手。

 

園區分成西區、中央區、東區三大區。西區有八棟可以看、中央區有六棟、東區因為有一條古代的商店街所以總合起來數量比較多,總共有十四棟可以看。數量算是滿多,而且整個園區算是被包在森林中的感覺,就算太陽大些逛起來也滿舒服。這園區好玩的地方就是幾乎每棟內部都可以進去看,雖然會因為容易損壞的原因把一些房間或是區域圍起來請遊客不要進去,但是總和來說,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區域都是可以進去看,可以照相的,而且比較大的建物還標示出行進動線,考慮得非常周到。

 

DSC01106_fixed  

在房子裡面找到了電話先生。

 

建物本身還有些是因為當時的主人本來擁有的建物很多,像是三井財閥的三井八郎右衛門先生,但是在戰爭中被波及燒毀,所以把剩下的部分加上一點新建材,接在主建物的旁邊做成一棟的這種方法也是很有趣,雖然不能說是完全呈現,但是在屋內的一些區域把施工工作計劃、之前的照片等等的資料都展示出來,也算得上是很有誠意了。

 

西區是比較古早的房屋,稻草屋頂、木製大梁、土地就是家裡玄關地面這樣的建築。這次來的時間不知道是沾小學生集體參觀的光還是其實每天都有我不大清楚,剛好跟上所謂的「古代生活體驗」。當我們結束中央區建築物的參觀後轉到西區,已經有導覽員在那幾間古屋裡面的地爐燒柴生火了。其實我很訝異,因為在台灣,大部分的展覽品都是「展覽品」,可遠觀不可褻玩。在這裡,所謂的「展覽品」是教學用品、是生活的一部分。在木製與茅草屋頂的古屋裡面生火這件事情,導覽員們像是在自己家裡面一樣的自然。

 

我個人是非常喜歡地爐這東西,還有上面的自在鉤,我希望以後在家裡也可以搞一個真的可以生火的地爐,所以自然而然地靠過去拍照,解說員就請我們兩個也坐上地爐旁的坐墊烤烤火、取取暖(那天雖然出太陽但是還算是冷天)。旁邊玄關那側小朋友在體驗石臼的使用方式;我們兩個在跟導覽員聊天;然後屋內的房間裡面,導覽員在用炭爐教小朋友以前的人是如何生火然後把點燃的炭放到炭爐裡面取暖燒水泡茶。還有比這更有趣也更讓人印象深刻的體驗古人生活的行程嗎?

 

DSC01165_fixed  

小鬼們同心協力地嘗試一起轉動那個石臼。

 

DSC01168_fixed  

我們兩個成為了地爐的座上賓,右邊數來第二個的阿姨來過台灣玩。

 

DSC01169_fixed  

火爐以及移炭、點火的道具

 

導覽員一聽到我們兩個是從台灣來的,馬上有位阿姨就說她也去過台灣,開始跟我們聊起台灣的事情、食物等等。不過燒柴這事情實在煙太大了,學弟說他眼睛被熏得實在不舒服,大概是我平常抽煙被熏習慣了,我倒是覺得還好。我是為了我想抽根煙還有我肚子餓了,所以我們大概坐着聊天聊了十幾分鐘就離開往這園區唯一一個可以抽煙的休息區移動,運氣很好地,剛好在西區。抽煙的人一定要記住,在西區,你要把時間抓好,逛到一半的時候剛好到西區順便攝取尼古丁一下,然後接下來就沒有地方吸煙了(請容許我照顧這些吸煙的同伴)。

 

DSC01177_fixed  

吸煙區貼着「小心蜜蜂」的警示標語,不過我想為了攝取尼古丁的人應該不大會在意吧。

 

抽完煙休息完也差不多中午,我們利用中央區後頭的一條路,往這園區也是唯一提供餐點的地方移動,在東區的那條商店街裡面,有間外型做成跟商店街中的房屋差不多年代的休息區,一樓是休息的地方,上到二樓有間賣烏龍麵的店「うどん店『蔵』」,也只有這裡可以吃了。不過很值得感謝的是,價錢跟外面的價格差不多,東西也滿好吃。吃飯的時候瞄到店裡面還有一張簽名板畫着龍貓,後來才知道那是宮崎駿的簽名,大概是當初來這邊取景的時候簽給店家的。

 

DSC01228_fixed  

園區裡唯一的餐廳,味道不錯,價格也合理,就算不合理也只有認了。附帶一提,飯類每天有限定數量,晚來了就只能吃麵類了。

 

吃完飯,繼續逛東區,東區的建築物比較多,還有個大澡堂,不過東區的感覺比較像是保留當時的建築感覺,而不是保存建物本身,雖然建物也應該是當時留下來的建物,但是裡面就故意放些當時賣的東西或是擺些當時的擺飾,告訴旅客這間當時大概就是這樣喔,讓旅客們比較容易瞭解。我跟學弟對一個釀造醬料的倉庫外觀有些疑問,我們兩個討論了幾句,大概誰也對誰提出的解釋沒辦法覺得有道理,所以我們兩個就硬著頭皮去問一個解說員。

 

解說員高興的勒,一直說我們問的問題問得好,高興地連旁邊的小朋友問說某某某在哪裡,他敷衍兩句就趕快回過頭針對我們提出的問題加以說明。我們問他說,這個倉庫為什麼外觀要塗成黑色的?是因為需要吸收太陽的熱讓倉庫內部的溫度比較高好利於釀造東西嗎?他笑着說不是這樣,當時戰爭期間,飛機轟炸的時候都是由機組人員用肉眼從飛機往下看,看到房子就丟下炸彈轟炸,所以當時的房屋屋瓦不但是深色(接近黑色),就連牆壁也盡量塗黑(現在看起來其實是比較接近灰色的),讓飛機上的人員不大容易發現房屋,藉以減低被轟炸的機率。

 

然後倉庫牆上有許多直角型的鉤子,而且鉤頭都朝上,我對這個也不大瞭解,好不容易跟小學生搶到一個解說員,而且還幾乎算是專屬我們兩個的當然要好好問問。這解說員伯伯高興得不得了,一直拍我們的肩膀說「你們問得好啊!這個是好問題喔!」他告訴我們說,當時建築蓋好,接下來要蓋屋頂的期間,因為屋頂沒有那麼快,所以要在上面鋪上布蓋好,先暫時當臨時屋頂,這些鉤子呢,當時鉤頭也不是朝上的,是朝下的。為了綁住那鋪在最頂上的布,所以用繩子固定布,然後繩子下來就綁在鉤子上面。屋頂蓋好之後繩子跟布都會拿掉,然後這些鉤子沒有用了,為了好看所以全部就又都改成往上。

 

kurokura  

好奇外觀黑色(其實是灰色)的倉庫的成因讓我們找到個熱情善良的解說員伯伯

 

DSC01274_fixed  

這輛電車是可以進去坐下來的,算是一個可以休息一下的地方。

 

原來是這樣啊,這些不聽解說員講解還真的猜也猜不到,剛剛在那邊跟學弟兩個人自己猜半天還想試圖說服對方真是太愚蠢的事情,張個嘴問一下就有答案了嘛,比吃飯還簡單一點,吃飯還要用手動筷子。

 

這解說員伯伯也問我們從哪來,我們說台灣,他很開心一直問我們台灣的水果好不好吃啦等等的民俗風情問題,問到後來我就調皮地開始跟他開黃腔,講講黃色笑話,笑得他樂不可支,還邊笑邊打我屁股說我不乖,後來還給我取了個外號叫做「ERO BOY(ERO是日語中色情的意思)」,在園區其他地方見到我就直叫我「ERO BOY」、「ERO BOY」的。說真的,在東京市區真的很難見到這樣開朗的伯伯,沒有滯礙的跟外國的觀光客(雖然我們是有語言上的優勢)開玩笑又很真誠的跟我們解說建物的歷史,心裡真的很感謝,因為在東京市區的話,我看要有人這樣真誠對待你的機率真的是低了些,不,是低上許多。

 

因為之後還有一個預定的地方是吉祥寺,逛完東區的部分已經過了中午12點了,我們就趕快把中央區剛才漏掉的部分趕快看看,準備去搭公車的時候已經快要下午一點了。為什麼這麼趕,因為11月中下旬去日本這個北方國家,下午四點半就開始天黑了,到了五點左右天色已經全黑了,不動作快點就會像在黑夜中逛街,忍不住想要往燈光豐富的街道走去,向趨光的蛾一樣,這樣在白日時段使用的直覺雷達就不管用,會少掉很多探險的樂趣。

 

坐公車回去武藏小金井站,這應該是我第一次坐日本的公車。我在台灣有很嚴重的公車恐懼症,第一個是坐上去隨著公車司機左轉右轉好像會被帶到不知名的街道去一樣。第二個是台灣公車真的不是大眾交通工具,是活動的體操鍛練室,起步的時候重踩油門、停車的時候急踩剎車,光拉著吊環的手就不知道斷了多少根肌肉纖維了,更不要說支撐身體的雙腳了。一趟公車是100圓日幣,你身上沒有零錢也沒有關係,因為公車上有換零錢的機器,讓你用一千元鈔票換成一堆銅板。上車的時候多問一句「有沒有到武藏小金井站?」還可以換到司機親切的「有啊」的回答。車子的起步平穩、剎車溫柔,速度也不會太慢,簡直像是坐VIP觀光巴士一樣舒服。

 

吉祥寺啊,留待下回分解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gara 的頭像
wagara

和柄怪人

waga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