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新聞報導,麥當勞開始把接外送電話的客服系統設置到大陸去,然後這些新的麥當勞外送客服人員聽不懂台語,於是新聞台為了證明這些客服人員有多「聽不懂」台語,就打電話去故意用台語點餐,講些自己都聽不懂的台語。然後下一則新聞再找專業的台語配音員來證明用台語點餐有多難讓人聽懂以及多讓自己難堪。

 

不過今天想說的不是用台語點餐有多難,而是我在網路上看到一個人的論點,他說,當這家速食公司為了成本問題把最容易與客戶接觸的外送客服人員移到另一個土地上,讓一群聽不懂台語的人接聽一群可能會講台語的人的電話。然後因為這樣減少成本的作為,這個人覺得連這種與客戶第一線接觸的事情都要節省開支,他的食物怎麼可能花比較高的成本購買比較好的食材。

 

這些論點我不反對啦,麥當勞雖然世界各地的購買食材的來源不一樣,方式不一樣,不過好幾個國家已經被抓出來許多種不可思議的食物處理法、食材的挑選等缺點。基本上全球的麥當勞大概都是以最高利益、最低成本為主要目標,所以這些事情會出現我也不大意外。

 

不過,不知道耶,我大概是得了「週期內不吃麥當勞就會死的病」吧。雖然麥當勞的醜聞我聽過不少,介紹這些速食有多糟糕的節目我也沒漏掉幾個,不過真的一陣一陣我就是會走到我家附近的麥當勞,點一份餐,薯條不加大,可樂不加冰這兩項是我最後的底線。就算當我看到他們添加炸薯條鍋裡面的油的時候不是拿起桶子將油倒進去,而是拿起鏟子將像是冰沙一樣的固態油塊往鍋裡面加,我過一陣子還是會走進麥當勞點一份餐,然後拿回家吃掉。

 

就算有天早上我去麥當勞點了早餐才有的新推出的粉紅色肉片漢堡,那粉紅色肉片的虛假程度讓我咬下第一口之後想起在玩具店裡面看到的安全兒童黏土。我過一陣子還是會走進麥當勞點一份餐,然後拿回家吃掉。

 

就算以前聽過在麥當勞打工的朋友跟我們說,當年他們怎麼用橘色的大塑膠桶把可樂原料倒進去,然後再將橘色的橡皮水管接上水龍頭把水加進去稀釋後就變成我們手上那一杯杯的正常可樂,喔,當然還會打二氧化碳進去。過一陣子我還是會走進麥當勞點一份餐,可樂不加冰,然後拿回家吃掉。

 

就算現在吃完一份麥當勞的餐點之後,胃裡面的停滯狀態能夠讓我聯想到打綜合果汁忘了加水而刀片卡死的果汁機。過一陣子我還是會走進麥當勞點一份餐,薯條不加大,然後拿回家吃掉。

 

真是該死,不是嗎?

 

好吧,我感冒完的第一餐絕對不會吃麥當勞,這是我的另一條底線。

McDonald_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gara 的頭像
wagara

和柄怪人

waga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