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人家看電影或是推薦餐廳是我比較不大敢做的兩件事情,其實還有很多事情我不大敢做,但是這兩件是日常生活中比較常碰到也比較常會被人問到的。

 

去年上了一部電影,中文譯名叫作「普羅米修斯」,是一部科幻片,我跟我的高中社團同學與學弟都很興奮,因為我們這幾個都是「異形」這個系列的影迷,不知道為什麼我們高中開始就喜歡這些血腥、科幻的片子,高中的時候甚至會拿一些日本的血腥電影來社團辦公室一起看然後一起吃便當,有點是要比賽看誰先吐出來,但是結果誰也沒吐,而且友情還持續了十五年以上。有點溫馨的高中人生,不是嗎?

「普羅米修斯」對我們來說是期待已久的大片,因為它有點算是異形的前傳,稍微解釋一下異形的由來。然後呢,當我上映當天晚上去搶先看完之後幾天,因為媒體大力宣傳而感到興趣的周邊朋友就問我這部電影好不好看。我過去傻傻地經驗過很多次介紹電影給人家然後對方回來說不好看的事情,所以我這次先下了但書,你喜歡異形系列的話,這部你應該就會喜歡。

然後我陪他們又去看了一次,他們不喜歡,其中一個甚至還在電影結束工作人員表出現的時候笑了出來。原來普羅米修斯是喜劇片啊,我心想。

 

推薦餐廳或是吃飯的地方也是這樣,推薦之後,有人一輩子不會再跟我提起我推薦的那家餐廳,那就代表我也不用問他好不好吃,滿不滿意。也有人會一起去吃,然後在小吃攤或是餐廳中用中氣十足的音量跟我說,我覺得我家那邊那家比較好吃。然後小吃攤老闆裝沒聽到,我也很有禮貌地陪陪笑。

最近,說最近也是去年2012年末的事情了,一個認識的朋友的家族決定集合起來開一間餐廳。這位朋友的人面很廣,所以大家都在開幕的那個禮拜去捧了場,我也不例外,我自己一個人去,佔了一桌。然後過幾天之後,我又再去,自己一個人,佔了一桌。

這家店喔,菜好吃的程度我就不多嘴,因為每個人的味覺、嗅覺都不大一樣,就像我媽對我說「這道菜不辣啦」,我就會想起新聞畫面上酒醉大鬧警局的人都說我沒有醉。不過一家店,就算你裡面的掌櫃有多大人面,當客人回流的次數高到開始要求要跟員工一樣打卡記錄哪天有來哪天沒來,甚至還好幾組人馬還彼此競爭回流次數的時候,這家店的好吃的可信度就會提高許多。

然後當有人為這家寫評論說「豬腳好吃到我想把燒豬腳的阿姨帶回家」,然後我去跟掌櫃說「誰敢把燒豬腳的阿姨給帶回家我就跟他拼了」。那麼這家店好吃的可信程度也會提高一些。

當然,我還是推薦過人去這家店。最近幫了一個人的女友改善月經痛,當她月經來的那幾天發覺居然只剩下一些可以忍受的悶痛,以前吃多少止痛藥也改善不了的劇痛也不見了。他們兩個大概是為了慶賀這以一般人來說不大正常的經期,要請我吃飯,我就帶他們兩個去這家店。然後過了幾天後,兩位又找了理由要找我吃飯,在我提議下,又去了一次。

我想,這家店好吃的可信程度應該不算低了。

 

這家店叫大篆,位在台北市吳興街284巷1-1號,在facebook上面有粉絲專頁,有興趣的可以去facebook看看掌櫃的訴說廚房裡如後宮般地爭客人寵的實況報導或是他們如何以性命威脅供貨的肉商老闆們的技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gara 的頭像
wagara

和柄怪人

waga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