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個周日下午,我在基隆路與忠孝東路的交叉口等紅綠燈過街的時候被一個腹前掛著個籃子的推銷員攔住,他身旁跟著一個中年女子幫著他說著一些廣告詞,「這是手工餅乾,請發揮愛心幫幫他們。」

他們兩個走到我面前,說實在我平常不大買這種藉著愛心推銷販售的東西,像是口香糖、無花果等等的商品。但是手工餅乾?手工餅乾總是另當別論。這個掛著籃子的人士,我不大清楚他是身障人士還是某種疾病的患者,只是他從頭到尾都不發一語,我也沒跟他有什麼眼神的交會,比起一般人,他似乎只是更沉默一點而已。

他站得離我滿近的,以至於籃子前面掛著的牌子我看不大清楚,我知道我口袋裡有多少錢,有幾張一百元鈔票,我知道有些十元銅板,但是一元、五元以及五十元的數量我不大清楚,甚至我不知道有沒有五十元銅板。所以我稍微用手把籃子前的牌子移動一下,我想看看到底這一包所謂的愛心手工餅乾多少錢。

「一包五十元」當我看到價錢的瞬間,那位跟在旁邊的中年女士也告訴我價格。我看看籃子裡面,有巧克力口味的,我拿了一包,然後我把手伸進左邊口袋,用手指辨認到底我有沒有五十元硬幣。有,我拿出來付了錢,拿走餅乾。號誌也剛好變換了,然後我走向阪急百貨公司。

逛完百貨公司到樓下的美食街等餐點的時候,我把那包手工餅乾拿出來,打算先墊肚子。我會買這手工餅乾主要是因為我其實很愛吃以前一些老麵包店都會作的「小西點」,小西點其實是很籠統的一種集合名詞,台式馬卡龍我也看過叫做小西點,但是我不愛吃那種。我愛吃的是那種放到嘴裡乾乾酥酥的小餅乾,以前都是作成多角星狀,上面的紋路像個漩渦,有時候漩渦紋路集合的最頂上還有一塊橘色軟軟甜甜的小糖塊,我記憶中那小糖塊好像還有點橘子口味。當年紀還小,嘴巴也沒有現在大,分兩三口才可以把餅乾吃完的年紀,總是把橘色小軟糖塊留到最後,在嘴巴裡面想辦法咬啊,用舌尖去頂著它在牙上或是口腔頂上用力磨啊,用盡各種方法把它給融化。小時候也不一定常常能夠吃到,有時候陪著媽媽去麵包店偶而才可以買一包回家跟妹妹分。

現在這種小西點餅乾一百公克有時候賣到快要一百元了,買了一百公克也沒幾塊。所以那天我看到這樣一包有著十幾塊小餅乾才賣五十元的時候,說實在我不是因為要展現愛心或是要幫助他們才買,我是貪便宜,我是老老實實地貪便宜才買。而且這貪便宜還讓我滿得意,因為不但貪到便宜,而且還很好吃,又不甜,而且十足地喚起我小時候的記憶。

我本來以為它是做成貝殼狀的巧克力口味小餅乾,但是我到他們的網站上去看,並沒有看到貝殼狀的(類似費南雪的貝殼狀),所以我開始對自己的記憶沒有自信了,我只看到拇指巧克力,也就是棒狀的。好吧,我想也許是棒狀的對折之後看起來跟貝殼狀的有點像。

他們叫作「熊米屋」,是個公益事業中心,輔導心智障礙者就業等等的機構,但是有販賣蛋糕、餅乾、禮盒等等的產品。雖然他們也接受善心捐款,但是如果你跟我一樣貪便宜的話,目前為止我覺得他們的巧克力餅乾值得購買,而且我也只吃過這種。也許你也可以試試其他口味或是產品。

 

 

註:

熊米屋公益事業中心官方網站:

http://www.papid.com.t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gara 的頭像
wagara

和柄怪人

waga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